六月 25, 2018
发布者 Jamyang Tsering

文/蒋白雄怒(英译汉)

中国一直以来是一个宣传大国。纵观历史,其宣传是作为征服人民的思想,信仰和行为的一种治理模式,因而,中国的宣传工作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。宣传工作推翻了清朝末代皇帝的统治,即使在中国内战期间,宣传对推翻国民政府方面起到了关键性作用。

在21世纪,宣传工作依旧是中国继续占领和控制少数民族地区的重要政策之一。中国广泛地利用宣传工作,使其在所占领的地区合法化,以及确保少数民族地区与大多数汉族地区保持一致的步伐。

‘近年来,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,宣传工作已经取得了新的突破。在取消中国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后,习近平依靠他的“习近平思想”进行大规模的宣传活动,使中国人民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将持续下去,并且在修正中国《宪法》后,使其“终身主席”合法化。

作为中国政府展开宣传工作的一部分,中国政府出版了许多有关习近平及其思想的书籍和文件,使中国《宪法》修正问题更加容易获得中国公民的认可。

近期,中国政府的宣传部门提出了将《习近平谈治国理政》一书翻译成藏文,蒙文,维文,哈萨克和朝鲜文等的计划,以期在少数民族中找到更广泛的读者。中国官方的说法是;“为了满足上述少数民族地区党员,干部和人民的热切期望,翻译工作正在进行当中。”

众所周知,中国政府的这一举动,显然是为共产党塑造具有官方观点的另类社会工程,并尝试将当前所谓的“习近平思想”强行输入到具有针对性的少数民族的思想当中。

然而,这些少数民族地区人民生活在各方面都受到严格限制的困境中,他们面临着宗教信仰自由和人权受到压制,语言文化受到同化和灭绝的问题。在这种情况下,中共对这一宣传工作的重视无疑是自我挫败和短视的行为。

当然,此举再一次证实了中国政府不愿致力于认真了解少数民族的愿望,而是迫不及待地强迫少数民族表达对共产党的忠诚。

就西藏而言,中国当局对藏人采取如此荒谬的政策,以期获得藏人对中国领导人的忠诚,也证明了这样一个事实,尽管中国侵占西藏已六十多年,但并没有将藏人同化为汉人。被征服者拒绝认同征服者的现象,依然在西藏和其他被占领的中国领土上大有存在。

综观当前世界局势,中国应该努力地解决西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不满问题,而不是为了实现其短视的政治目标强加其官方的观点。因为,中国政府的这一荒谬而粗浅的原理将无法找到立足点,同样习近平的书也不可能在中国的少数民族中找到读者。

 

《西藏之页》首发,转载请注明出处

所有署名文章均不代表《西藏之页》立场

Share with your friends










Submit